纳水溪:时光深处的百年老街
2017-12-12 14:51 来源: 恩施晚报 作者:胡俊杰,孙朝运,陶鹏
【字体: 打印本页

利川属云贵高原东北的延伸部分,境内青翠巍峨的群山连绵不绝,山地、峡谷、丘陵、山间盆地和河谷平川相互交错,神奇的喀斯特地貌会唤起人们心目中所有关于险、峻、奇的词汇,在距利川城区西南方向20余公里的崇山之内却有一片茂林森森、水草丰美的村庄豁然开朗,暮色降临时,炊烟升起,宁静辽远,一条环绕村落的河流,汇聚了四面八方的山溪水,穿过龙桥奔涌南流,这便是起源于明朝正德年间的利川纳水溪古镇,现属利川市凉雾乡纳水村。

纳水村,取海纳百水之意。纳水村的村落形成于明代,是古盐道形成的一条老街。纳水溪村落前临小河,溪旁有双峰山,峭壁千寻,山半有响泉洞,响声如雷。

长久以来,纳水溪古镇如同养在深闺无人识的女子,直到近几年利(川)沙(溪)公路修通,才逐渐走入人们的视野。

冬日的山野万物萧索,一片荒凉,年久失修的纳水古镇仿佛一位饱经世故的老人,满目沧桑。商贸老街、关庙戏楼、地主庄园和红三军军部旧址在西风中静静伫立,不复当年盛景。建造于明朝时期的土司衙门和清代时期的天主教经堂斑驳的断壁上长满了青苔,一边聆听古镇的心跳,一边细听几位古稀老人讲述纳水溪古镇的历史传奇和风物变迁……这一刻,梦里不知身是客,时光倒流过去,小街复活了尘封的记忆。

建筑独具特色,昔日繁华闻名川湘鄂

民国时期,纳水溪古镇是一派十里洋场的繁荣景象,酒楼客栈林立,商铺鳞次栉比,晨曦下的纳水开始了一天的生计。一大早,街上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茶庄、布庄、钱庄等早已门庭若市;街道两侧蹲满了到此赶集的乡民,他们在此出售一些自家产的小菜和山里捕捉的野味;时而传来几声行走小贩的吆喝声:“耗子药、耗子药、耗子吃了跑不脱。”

教堂的钟声响起,一群极度虔诚的信徒开始了一天的祷告。此时最忙碌的是那些饭庄,里面传来了激烈的划拳声,好一派觥筹交错的场景;傍晚时分,街上走来了20多个结队的挑夫,他们入住在两家熟悉的客栈,在微弱的油灯下吃着面面饭就咸菜汤,逮着机会时不忘调侃一下颇有风韵的老板娘,这些勤劳精壮的汉子在这里经过一夜短暂的休憩后,不等天明又会挑起重担开始新一天的征程。他们,没有终点,除了老去和死亡……

纳水村支部书记杨顺才介绍,纳水老街原名丰乐场,旧时是古盐大道重镇,当年屋宇鳞次栉比、酒肆商铺林立,是闻名川湘鄂的繁华之地。

纳水溪古镇面积不足0.5平方公里,建筑整体布局有序,建筑品类较全。从上场口到幺店子,顺溪流的弯度排列300多米长的街道,属于商贸区;从街道中间往后纵向排列着戏楼、庙宇、教堂和官府衙门,属于政治文化区;两边是分散的四合院落,属于民居区。

老人们介绍,古镇早年有民居、庙宇、戏楼、天主教堂、集市、店铺、作坊、望碑、亭台等。古镇的房屋大都是明清时期的木结构建筑,一般为五柱二骑(5根柱头有3根落地)、七柱二骑(7根柱头有5根落地)或十一柱、四列三间的穿斗式梁架。当时,民居房屋的高度一律不得超过土司衙门的高度,被限制在一丈一尺八寸以内。衙门、庙宇、天主教堂建筑都是四合院,民居大都是正屋两头配有厢房的撮箕口院落。集市的街道最初是封闭式的,两边屋檐抵屋檐,中间一条笕槽排水。后来,盐道带来了古镇的商品流通,这种封闭式街道由于光线太暗,不适应古镇的商业发展,于是,人们对街道房屋进行了拓展升高,将两边的檐口缩短,临街一面装上活动板壁,可以卸下作店铺,临河一面是吊脚楼,楼上的窗户既可采光,又可供观赏纳水溪和对山的风景。

古镇的建筑,无论是庙宇、教堂、衙门、街道,还是富裕人家的院落,都采用多种雕刻技艺进行装饰,如花格窗、雕花枋匾等。关庙是纳水溪古镇最具有代表性的建筑,由山门、戏楼、大殿、廊楼、厢房构成,建筑面积约4亩。庙宇的瓦脊和檐角高翘,老远就能望见雄奇壮观的景象。巍峨的大殿可容纳好几百人,正殿上悬挂着“忠义参天”匾额,殿里供奉着刘备、关羽、张飞的塑像,两旁龙头高昂,4口洪钟、4面大鼓奏响时,更是平添了关庙的威风和气势。大殿对面戏楼的亮柱、柱礅、梁、枋、窗雕刻装饰精致华丽,两边廊柱上卧着一对口含绣球的雄狮,形态栩栩如生。

镇上的人们感到痛惜的是,天主教堂在上世纪70年代被拆毁,如今,只留下增设在土司衙门里的经堂。关庙戏楼的双狮、庙宇上的角鳌以及其他建筑雕刻装饰艺术品都被拆毁、焚烧,大殿先被改成大礼堂,后被拆建成学校、村委会办公室。

以木房建筑群为主的古镇,一般都是浴火重生的,可是,纳水溪古镇存在了几百年,没有发生过一场大的火灾。街上一些老年人说,这个现象是纳水溪的一奇。

历史风云际会,在古镇演绎多少传奇

数百年来,纳水溪古镇一直是当地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明朝时期,镇上设有土司衙门,归属忠路宣抚司。当时古镇上的土司权力至高无上,在这个衙门审理的案子不需上报,可自掌生杀大权。古镇下场口那座3米多高的石碑,就是悬首示众的“望碑”。清雍正十三年“改土归流”后,在古镇上设乡公所,民国设联保,解放后,设立过区公所和人民公社。解放前,古镇上除了行政机构,还有神兵、袍哥、姊妹会等社会组织。其中,由袍哥大爷张炳南的大老婆夏大姐牵头组织的姊妹会,在镇上主持红白喜事,调解纠纷,打抱不平,很有威信。姊妹会从1927年兴起,到解放初期才解散。

镇上90岁的杨序理老人和其他几位长者仍然清楚地记得有关红军和神兵的那些往事——

从1928年11月到1934年4月,贺龙率领红军十进十出利川,所到之处,至今还保留着一些史迹和民间传说。在纳水溪古镇关庙的大门上方,有一块“红三军军部旧址”的牌子,关庙戏楼上,也有关于红三军在纳水溪活动的简介。

1933年10月20日,贺龙率部队到纳水溪召开群众大会,宣传中国共产党的主张和中国工农红军的政策、纪律,并将大地主黄开来的粮食和其他财产运到关庙,挨家挨户分给了贫苦农民,还给特别贫困的农民杨方吉分了一床棉絮(现保存在湘鄂西苏区革命历史陈列馆)。纳水溪有9位青年农民参加了红军。

唐永树老人回忆说,当天晚上,部队驻扎在关庙,贺龙带几个红军来到他家客栈走访。唐永树的父亲唐玉山起先不晓得红军是啥子队伍,心里有些害怕。贺龙一边向唐玉山宣传红军的政策,一边向他了解当地的情况。唐玉山见这位大胡子男人说话很和气,完全不像那些棒老二的搞头,才放下心来。做饭之前,唐玉山给贺龙一行人每人烧了一个包谷,可是贺龙硬是要给了钱才吃。第二天一早,贺龙一行人把唐家客栈打扫得干干净净才离开。

在利川神兵风起云涌的年代,纳水溪先后有100多人参加过神兵,其中有5人担任过大小头领。民国八年(1919年),纳水溪神兵参与攻打利川县城,经过3天激战,将欺压百姓、激起民怨的军阀蓝天蔚赶出了利川。

1937年冬,国民党利川县政府派员到纳水溪,准备第二天把经过训练的40多名壮丁押解到县里。当晚,张全知带着100多人,手持梭镖、火枪、短刀冲进关庙,把壮丁全部营救了出来。

据《利川文史资料》第三辑记载,纳水溪青年农民张全知跟随贺龙的队伍转战利川、咸丰一带,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来,张全知回到家乡。这次营救出壮丁后,大家推选他当了神兵大队长。

1938年春,县政府组织地方武装清剿神兵,悬赏捕杀神兵大队长张全知。张全知逃到他的舅舅、沙溪区区长黄礼德家中避难。舅舅给张全知指定了逃跑的路线,叫张全知连夜出逃。其实,张全知的舅舅已经安排杀手埋伏在路上,夜深人静,毫无防备的张全知行至沙溪芋头湾被杀害。黄礼德将张全知的人头交给驻扎在纳水溪街上清剿神兵的政府军队,领赏200块大洋。随后,又抄了张全知的家,把张全知怀孕的妻子王冬莲拖到街上,严刑拷打致大出血而死,还将张全知的人头悬挂在古镇下场口“望碑”上示众。

川盐济楚驿站,古镇兴衰起落皆交通

清朝咸丰初年实行“川盐济楚”,纳水溪古镇成了运盐大路上的一个驿站和商品集散地。从这里北上,经过官屋基、利川到四川;从这里南下,经过咸丰、来凤到湖南。南来北往的客商、盐夫和源源不断的物流,促进了古镇商业的发展。

在300多米长的街道上,聚集了几十家店铺、客栈、榨油坊、织布作坊和染坊,还有买卖粮食的斗市、牲畜交易市场等。街上开有7家织布作坊,属于来料加工型作坊,每天可织布130米左右。当时,古镇上的织布加工业基本形成了棉花贩运、纺线、织布加工、布匹销售的社会化分工。古镇上的40多个常住户,只有4户人家靠种田为生,解放后“土改”划成分,绝大部分居民不是地主、富农就是手工业者、小商贩。

古镇经济的发展也带来了文化的繁荣。解放前,镇上就在关庙里办有学校,共6个教学班,除了本地人,还有咸丰和湖南的少年到此求学。解放后最多时达到17个教学班。从古镇学校走出去当干部、教师、工程师的不下100人。

纳水溪古镇最繁荣的是戏庙文化。关庙始建于大清乾隆2年,由当时的乡绅筹资修建,距今有近300年历史。关庙里的戏楼是人气最旺的地方,逢年过节必唱戏,每逢庙会必唱戏。开始是唱地方戏,后来盐道促进了文化交流,戏楼里也引进了湖南的花鼓戏和四川的“人大戏”(川戏)。据说有一年,人大戏连续唱了好几个月。解放后,戏楼成了群众文化活动的舞台,镇上人演唱的革命样板戏还在公社汇演时拿过奖。

听街上一些老人们说,如今戏楼已经有20多年没演过戏了,但人们还是经常到戏楼前打望,怀念那些逝去的岁月。

说起纳水溪古镇的兴衰,街上居民多数认为,古镇的兴衰与交通息息相关。

随着国家社会经济的发展,公路交通取代了人行古盐道,车辆运输取代了人力运输。纳水溪处于不通公路的边缘地带,政府所设机构、相关部门和学校先后北迁到两河口,青壮年劳力纷纷南下打工,只有老人和孩子留守在古镇上。

但正是由于交通闭塞和一些老人们的坚守,才使古镇的老建筑以一种自然的状态保存了下来。

2006年,利川至沙溪通乡油路从古镇背后经过,最近,从纳水溪到元宝乡桃园中心村的断头公路也开工了。随着纳水溪不通公路历史的结束,一幢幢钢筋水泥混凝土平房正在改变着古镇的旧貌,交通给古镇注入新的活力的同时,也给古镇的保护带来了挑战。

值得庆幸的是,纳水关庙的困境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利川市政府、市文物局和市老促会共同筹资80万元,对纳水关庙以公开招投标的方式进行一期维护修缮,二期拟将重建正殿。

不久之后,历经数百年风雨的纳水关庙将恢复昔日雄姿,人们拭目以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