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赵龙
2016-05-09 15:38 来源: 作者:唐旭
【字体: 打印本页

  

  

  我常常想,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身居庙堂,在体制内鞠躬作揖,迎合奉承,谨慎行事,但内心却坚守着清高和孤傲。他们大隐于俗世,在心灵深处开辟一块桃花源,种植诗歌和理想,以此来拒绝贪念,抵制诱惑,完成肉体皈依和灵魂救赎,从而坚守最后一块净土。赵龙,便是这样的隐者。

  按照中国古代官场的等级制度排列,赵龙算不上一个官。我最先认识他时,他担任利川市文体局局长、利川市文联主席。那时,我还是这座小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文学学徒,既无文章立名,也无著作显身。那时,我仅知道他擅长写工作总结之类的“八股文”,并因此得到提拔。我们接触不多,交往不深,很多时候,见面打招呼,是出于礼节性的需要。

  2012年,赵龙调任利川市商务局局长。根据工作安排,商务局要成立美食协会,并编辑出版《利川美食》一书。其时,我混迹于利川文坛数年,沽名钓誉,薄有虚名,承蒙赵龙不弃,委我担任美食协会副秘书长,并参与图书编辑工作。

  他知道我是写诗的,便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有意无意地和我谈及了诗歌。我记得那是一个下午,阳光从窗台上射进来,茶杯氤氲着清香,烟灰缸里装满横七竖八的烟头。我们毫无顾忌地畅谈,从诗歌创作到诗歌理论,再到中国文坛,聊得酣畅淋漓,快意人生。我不禁惊讶,这样一位终年坐在衙门里,被总结和材料浸泡出来的“宫廷写手”,竟然对诗歌有着如此狂烈的热爱!

  后来,陆续见到赵龙有作品见诸报端,我便开始刻意关注。他的诗遣词造句十分精准,情感把握恰到好处,不娇情,不做作,行文自然流畅,读来气势恢宏,奔腾豪迈,用时下最流行的话说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他积极入世,却又巧妙出世,以哲学的睿智,在形而上与形而下之间,多角度审视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

  因为诗歌机缘,我和赵龙始终保持了一份君子之交,凭借理解对方的诗歌,来抵达彼此的内心深处。我喜欢和诗人交朋友,我以为,能够写诗的人,大多是善良的,正义的,只有真正的诗人,才会毫不设防地用内心对话。

  2013年秋天,对于赵龙来说,是他诗歌生涯中的一个转折点。他创作的诗歌《锦绣利川》在《湖北日报》副刊发表后,受到了恩施州委书记王海涛的关注,并亲自批示,赞扬其文采好,传递了正能量。这对一个基层写作者来说,是怎样的宠幸和荣耀呀。从此,赵龙常常利用工作之余,潜心打磨诗歌。

  “篝火熊熊,映照着先辈澎湃的激情/牛角声声,吹奏出先辈雄起的灵魂/廪君西征,撕心裂肺之声如虎啸猿/蔓子保国,拔剑刎颈之举感天动地……”赵龙的诗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能唤起热血和力量。他以写时代和社会见长,忧国忧民,字里行间充满着对祖国和大地的深深热爱。他认为,好的诗歌应该关注民族命运,植根群众生活。

  “原始森林里发出第一声呐喊/一群赤身裸体的汉子便开始征服自然/那是怎样凄楚、苍凉而悲壮的声音啊/喷着火淌着血流着愚顽和野蛮……”读赵龙的诗,你会想象他是一位血性的土家汉子,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以粗犷豪迈的姿态在大地上行走。

  赵龙在《山花》一诗中写道:“是簇簇火/是片片霞/盛开在巴山的裸岩上/峭壁间/倾吐着不离不弃的情话……”生活是理性的,但诗歌是感性的,赵龙在现实与梦想之间找到了结合点,从而完成了灵感的完美绽放。他用诗歌的柔软,来对付世俗的坚硬;他用诗歌的温暖,来焐热人心的冰冷。

  从政的人,大多忌讳谈文学的,怕被认为“不务正业”。因此,文学成为很多官员裤裆里的隐疾,羞于对外界提起。曾经获得鲁迅文学奖的著名诗人——武汉市委常委、纪委书记车延高直言不讳地说,官员爱好文学有什么不好?文学能唤醒人的良知和道义,这样的官员,品质绝不会坏到哪儿去。

  在诗歌的稻田里,赵龙只是一位虔诚的农夫,尽管收获的季节还很遥远,但他依然默默无闻地犁土、锄草、施肥,守望着节气和农谚。最后,我真心期待赵龙有一部诗集,来注解自己不一样的精彩人生。

上一篇:
下一篇: